馬治發(左)參與公益宣傳活動 受訪者供圖
  公益聚焦
  羊城晚報記者 石華
  馬治發,今年37歲,2008年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,隨後妻子帶著女兒離開了他。2012年10月,馬治發來到深圳求職,在一年內被辭退了6次,最長的一份工作只持續了3個月零20天。每次被辭的原因各異,但又有類似——用人單位在得知他是艾滋病感染者後,兩天的時間內,他就會遭到辭退。
  世界艾滋病日剛剛過去,對艾滋病患者生存狀態的關註卻不應暫告一段落。深圳衡平機構研究員劉瀟虎得知此事後表示,艾滋病人求職困難在中國很常見,政府在維護公平的就業環境方面應該起到重要作用,宣傳不能僅限於艾滋病日。
  快五年未見女兒了
  羊城晚報記者本想與馬治發進行面對面的採訪,但他正在參加一個公益組織的反歧視培訓,只能通過電話溝通。電話那邊的馬治發給人的感覺是很直爽,對待一些敏感的問題也不避諱。
  2008年春節前後,馬治發的感冒持續了近半個月。過完年,他回到天津上班時趕緊做了檢測。2008年3月4日,他收到了確診結果。“應該是因為一次手術感染的。我是河南上蔡人,在我們那裡艾滋病很常見。”馬治發說自己曾在一家私人診所做闌尾炎手術,手術器具沒有消毒。
  2008年被確診時,馬治發32歲,在天津做物流工作,有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。“確診後我覺得壓力太大了,天塌了。可能家裡人知道後不接受,但是如果不說出去,這份壓力只有自己扛,也不知道是生還是死,很煎熬。”在猶豫了一個月後,他告訴了家裡人。一開始家裡人對他是理解和支持的,治療時妻子和女兒都陪著他,但過了不久,妻子還是選擇帶著女兒離開。
  “我不怪她,站在她的角度上想,我能理解她的壓力肯定特別大,我只希望她能讓我遠遠地看一眼女兒。”馬治發告訴記者,他最愛他的女兒,到明年1月4日,他已經整整5年沒有見到女兒了。
  “我曾選擇在央視露面接受採訪,是有一個私心——我想讓她們看到我。雖然我無法和她們聯繫上,但是讓她們看到我,也是一種慰藉吧。”馬治發說。
  想提醒同事卻遭辭退
  除了家庭的分離,在工作中,馬治發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。
  “我告訴的第一個同事,他真沒什麼反應。他知道我有病以後,還經常去我家吃飯,他喜歡吃我包的餃子,覺得沒有問題。”馬治發說,隨後這名同事跳槽離開,而其他同事在看到自己服用的藥物後嚇住了,單位領導在得知消息後,支付了他三個月的工資,辭退了他。但馬治發不後悔告訴了同事們:“畢竟他們是我的兄弟,我告訴他們是想讓他們離我的血遠一點。”
  隨後,馬治發在天津、廣州等地求職,先後從事過物流、餐飲、保險業務員等工種,沒有一項工作是超過半年的。“我很珍惜每一份工作,因為我知道今天工作不努力,明天努力找工作,他們辭退我的理由各不相同,有的說效益不好,有的說有了更合適的人選。雖然我都不認可這些理由,但我還是理解他們,因為他們還是尊重我。有的不僅支付了三個月的工資,而且還吃了散伙飯。”
  去年10月25日,馬治發來到深圳求職,這一次他選擇了保安行業。第一份工作是在深圳市人大做保安,這份工作沒有超過10天,就被物業的領導知道了他的病情。“當時領導找我談心,說是要保護領導的安全,給了我6700元工資。我跟領導提出能不能調到偏的地方去,領導也沒有同意。”
  馬治發又一次失業了,隨後他做過夜場保安、寫字樓保安、小區保安等,但他似乎陷入一個無法擺脫的怪圈:很努力地找工作、很努力地工作、很快地失去工作。每一次失去工作的原因看似各異,但又有類似——用人單位在得知他是艾滋病感染者後,兩天內他就會遭到辭退。就這樣,在深圳短短一年左右的時間里,他先後6次被用人單位辭退,最令他難受的,是剛剛失去的一份工作,在採訪中,馬治發唯一說出了這家用人單位名稱。
  最後一次離職的爭議
  今年7月27日,馬治發進入深業集團一個樓盤做保安,因為上夜班的緣故,馬治發在晚上容易瞌睡。“11月13日下午,我將病告訴了一個要好的同事,沒想到他到處去說,到了第二天晚上,領導突然在凌晨6點半來查崗,以前也有過查崗,但從沒這麼晚過。”馬治發說,當時離下班還有1個小時,他去廁所睡著了,領導的突然查崗讓他措手不及。“領導說我明天不用來上班了,上班也沒有工資。我知道我錯了,但是不能因為這一次就把我開除,要怎麼罰都可以,但是領導堅決讓我離開,還說‘你的腳磕不過深業這塊石頭’。”
  對待這次離職的原因,記者採訪了馬治發的主管領導汪先生。他再三表示並非因對方患有艾滋病而辭退他,主要是工作態度問題。“辭退他不僅僅是那一次不在崗,他一上班就睡覺,光拍照就有三四次,我們保安行業是堅決不允許上班睡覺的。”汪先生說。
  “當時是我把他招來的,感覺還不錯,但是進入公司後工作不積極,也曾給過他機會,找他談話,每次談話沒幾天就又變回原樣。”汪先生表示,他也是在辭退後才知道馬治發是艾滋病人。他稱馬治發與同事相處也不是很融洽,每次下班後都自己離開,不太合群。有時候站崗多站一會就在對講機里大呼小叫,沒有男子漢氣概。
  對於這種說法,馬治發表示,對方肯定不會承認因病情而辭退自己的,領導就是在知道他病情後,第二天凌晨6點半就來查崗。
  “禍不單行,工作沒有了,昨天晚上坐公交車又被小偷偷了錢包,裡面有幾百塊,還有身份證、銀行卡。”這是馬治發在11月20日晚上發佈的一條微博,馬治發告訴記者,在這幾年間,他經歷了太多,也曾有過對社會的抱怨,感覺社會太冰冷了,很痛苦。
  公益人士:
  用人單位在
  “理性歧視”
  在被辭退後,馬治發靠朋友的接濟勉強度日,他表示下一步將參加一個公益機構。“經過兩天的學習,我瞭解到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有時候也會無助,如果有了機構在維權等方面也會好一些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騰訊網曾發起了一個“您介意跟艾滋病感染者一起工作嗎?”的調查,調查結果顯示:6982人介意,而12627人表示不介意。“相比工作而言,我更希望的是得到別人的認同。”馬治發說,近兩年人們對艾滋病的觀念有了改變,在徵集微笑時得到不少人的主動擁抱,他相信以後的路應該會好走。
  深圳衡平機構研究員劉瀟虎在得知馬治發的情況後,認為馬治發是一個勇敢的人。對於馬治發的遭遇,劉瀟虎表示用人單位在“理性歧視”。“用人單位也清楚以艾滋病為由辭退員工是違法的,艾滋病人求職困難在中國是很常見的。”劉瀟虎說,一方面是用人單位的違法成本低,即使真有違法行為,也只有1000元的經濟處罰,沒有行政處罰;另一方面,用人單位對待艾滋病還有偏見和歧視。
  劉瀟虎認為維護艾滋病人的就業權利不能只靠某個人,政府應該唱主角。“政府在維護公平的就業環境方面應該起到重要作用,在宣傳上不能只停留在艾滋病日。另外政府要加強立法責任,對待違法企業的違法成本和受害人的索賠數額都應提高,予以重視。”
  石華
(編輯:SN035)
創作者介紹

tsangsukyee

wz89wzblq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